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0

《娘子笑》(全本)作者:安家 TXT

[复制链接]
weibikuang 发表于 2020-11-26 13:26:34
《娘子笑》(全本)作者:安家  TXT& s$ v0 l8 b' L6 J% ^6 _, ?
【内容简介】2 j. ]& ^$ s/ T. e2 o
1 L3 U9 M8 g5 B0 [6 z- j
  正经版:/ T& @4 [) @5 V
: A1 F& _$ Y9 h: g' q: ]
  穿越到农家,好好过日子,饱暖之时思个淫欲,什么时候生个娃?
  Z8 T: l7 j+ @# F
; @3 j( o7 ?7 n. d1 T+ S0 e7 H  煽情版:4 M+ r. O! Q# ]4 o' |9 d; y

+ j- r/ d1 ?! L, w# i  女主:穿越而来只为你,有夫如此,妻复何求?
. J( x/ L3 a$ P4 L, |4 E
, j9 ?: C- @( w0 b& Z2 \* \7 O  男主:认定了,便是一生。- }# m) o- `# I7 Q# d! i
7 W# Q8 N: V3 J! A/ X: H7 n- x2 ?
  真实画面:, }; r+ C9 q$ N! A! d, D6 P

! I% j. a+ U1 S  女主咬牙切齿:“这是一次坑爹的穿越,前面看肉戏,后面演肉戏,最后……”% D+ M/ |4 g1 ~+ ?. g8 m5 l
! t% r! u  e6 s2 T, i8 z
  男主奸诈笑:“听娘子的话,有肉吃。”) C" |+ D& U+ G2 H5 z7 F
4 |! o- _2 _& c/ j  @
  正文4 n. f8 p) H. F% o! ]

3 [' T2 D, s+ @6 `( M  “相公。”安若好娇嗔一声低下头去,总不好让她先动手吧,而且她心里也忐忑着呢。
2 N5 H+ p9 \, |* t( d6 D$ H1 l4 T8 Y4 B7 r  G/ x. q% n. I
  “颜颜,我的娘子。”凌庚新说完撩开她额前挂下的碎发,万般爱怜地亲在她的脸颊上,随即顺势而下,亲了一会儿她的锁骨,闻着安若好特有的体香,缓缓解开了衣襟的带子。
- H* [2 A* L. q8 ?
" |8 g- ]3 o+ J& P+ I  大红的肚兜包裹着白皙的圆润的躯体展现在眼前,凌庚新顿时呼吸急促,颤巍巍地伸出手解开了肚兜的带子往上一撩,那让他口干舌燥的红豆出现在眼前。
) ^  T* p& A/ E1 _. }; q2 J6 }5 ~& Z1 F: |* a& D
  凌庚新那灼热的气息吹在最敏感的地方,带来一阵阵异样的酥麻感。安若好躺在凌庚新的臂弯里,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衣裳一件件脱去。
9 F  N4 P. ?" A/ e$ a# q, _$ R- I. x7 L$ K* x8 B
  不过一会儿,她就感觉凌庚新的嘴唇贴在她的皮肤上,柔柔的软软的,亲吻细细的。她只觉得脑子迷迷糊糊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忽然从胸前蔓延开来一阵刺痛感,又带着些挑/逗的挠痒感,睁眼一瞧,凌庚新竟然咬住了她的红豆,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更加糊了。
5 b6 f. p' s5 v, _( u' N/ j1 X$ X2 F" b# V: v4 m
  凌庚新嘴上舔舐着,手上也未停,他粗糙的手指在如凝脂的肌肤上缓慢游走,所到之处都引起一阵娇喘。) E' a; B' U! C( B5 i9 W

) j* h) c* p9 m6 k$ b  安若好觉得浑身软的厉害,那被抚弄的异样感觉和刺痒感同时侵袭着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张了张嘴,半天也不知道说点什么。说自己还没准备好吧?也不是,毕竟是她心里是喜欢凌庚新的;说要吧……又觉得太过羞人。3 U0 o( i( w3 T' J  c2 ]) f& r! w5 Z
' B( m. Q' J6 c# Y0 u
  哎呀呀,羞死了。
7 p( L) Y* Q& y2 L
' ?% Q$ }/ S) e/ N0 ?4 [5 {  “舒服吗?”凌庚新微微抬头见安若好睁着一双朦胧的眼睛看着自己,问道。
# J& j8 w! A9 x4 }* ~9 O+ a
2 o& Y3 S5 s4 R  安若好此时脑中就是一团浆糊,微睁着眼点头,口中也不禁吟/哦出声。  j" }5 X& D; W1 G1 O4 Z- K! u& ]1 X
, @) J# L" ]8 n' n5 f
  安若好的眼神带着qing欲侵袭的妖娆,看的凌庚新心里越发的火热难耐:“颜颜,你可真会勾人。 ”
$ o; C. [) q( V5 ?' f
1 o7 R0 H  }2 Z5 C2 I  安若好看着凌庚新欲/火焚身的样子,羞得拿手臂遮了脸。
- W, K9 L9 V: X8 b$ O/ m5 Y
# A: ]- x' w; N( Z6 U. ]8 C+ X  她越是娇羞,凌庚新就越觉得身上每一处都酥得难耐,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个翻身把安若好压在身下,他的手急切的撩开她的下裳,探进了她的腿间。凌庚新扯掉亵裤,那里早已湿得泛滥。
5 w" ?4 C; m) [, [$ ?! w) x! P3 W# o
* h9 M$ F/ D6 L  安若好只觉得他的动作轻缓下来,一会儿,她仿佛做了什么决定般,手转移到凌庚新的墨发里,不是阻止,而是搂得更紧。
0 H  D" V0 [" N/ h9 I
8 ^. w) A: l# n3 r+ H  他轻轻地分开安若好的双腿,看见拿分开的密缝中如粉色桃花正娇娇的绽放着,一般勾引着他向前,墨色的眼珠立即收紧。安若好的目光与凌庚新一遇而闪,安若好不知怎么就口申口今了一声,尴尬地无法自已,侧了头。
2 k2 B9 o/ b2 O$ g* o* ~6 ]. l
3 a& a2 k8 P: S, e  凌庚新早就气血上涌了,再被安若好那么一个鼻音的口申口今,血直冲脑门。他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抬起头,眯起眼牢牢盯着安若好绯红的小脸,粗糙的手指陡地滑入安若好细致的体内,探触最脆弱的禁地——“相公。”安若好轻呼出声。
: S5 }% a* ^+ V5 d6 D2 R! D5 d% I# d1 e& k
  凌庚新快速地去除了身上的障碍物,舔着嘴唇,沙哑着嗓子说:“颜颜,我来了。”他忽而并紧她的大腿,将火热的分/身挤进她腿间开始进出摩擦。
# k9 \" l+ _* K& m( H1 |, |2 A) J! ~$ J
  安若好被摩擦了一阵开始郁闷:“相公?”
3 x& d" R% B4 L. c% j- e* X% `: ]" ]8 e  d
  “嗯?”凌庚新仍然在腿间做着冲刺。0 M: G7 W4 l8 S" t
* f& S4 m- b0 O  j  {* E# [! L( G
  “你为什么一直不进去?”安若好说完这话,羞得直想找条缝钻进去,可是她实在是好奇,还有那么点挫败。9 \. A/ \5 ~/ d- h. @1 x5 }( m
- O4 e6 H$ e# x1 f
  “我不是已经进去了?”
/ z% Y  U' y% s% r; F% u3 @$ C
8 m' ~+ B2 V( S# c  c& s# L' L  安若好听着他无辜的回答,无语道:“甄痞子没告诉你么?”
# ?" q+ v- |- o* K0 n+ s" b0 H5 o+ g6 r8 A
  “告诉我什么?”) i$ ^+ o& Q# ^' Y8 z+ G" g

; l0 M# q* U/ e0 J/ ^$ p  F  “从哪里进去。”* ~. J, A6 m5 U2 x3 s

# m) B% }5 t1 @/ O/ }  “什么?”凌庚新缓下动作,神情诧异,不似是装的。
- n2 l. }4 L/ r' k2 X7 N
8 M& Z  \* \1 |9 X. L7 L: X0 ?5 W# _  安若好此时真的很想把甄痞子拖出来狂打一顿:“你是不是不知道洞在哪里?”她终于理解了秀丽姐那时的窘迫。
+ w0 J' j9 e9 g# |0 y
- X% m" ~2 |4 p  “什么洞?”/ i7 R; w% j* h$ Z. m
; |- o! ]) b- |& T3 }, E! g
  安若好这时候更加想找块豆腐来撞死算了,她之前还以为凌庚新是要把洞房留到新婚夜才一直采用那种方式,原来他是根本就不知道洞在哪里!9 i4 \1 `" c) d/ Q( c
  X2 k( B: G- o8 R4 ]# `
  凌庚新瞄着她的脸,郁闷,无语,好像还有点想打人的感觉,停下来,凑到她耳边:“颜颜,是不是我弄得你很不舒服?”6 ?. G( j3 S1 L/ f7 w
+ h  O6 A; @' |& V7 Z1 E
  “你不知道洞在哪里?那你刚刚手指在干什么?”
* Z1 v" a, e+ x' N' \9 p6 R1 B% E' a+ R) Y, e6 Q8 J5 X0 W: c
  “痞子说要先通通,让你湿润一点,这样才不会疼,可是怎么会疼呢?”凌庚新这样子还真不是装的,只能怪有言传身教也没有实战经验,而且他看的时候都看不到交/合之处啊。- v9 B( C1 ^0 \. P# ]4 j
- P, v" k  V) a5 u7 g
  安若好沉默了一会儿,做了最大的决定,自己分开自己的腿,露出黑森林内里包裹着的花心:“把你的小弟弟从这里插/进去。”其实安若好看着那巨大的肉棒子心里还是忐忐忑忑的,这么大插/进去会不会疼死啊?" Q7 K6 M( b2 m& ?& X7 M
( i1 h8 F. k% ~3 e
  凌庚新盯着那粉嫩嫩的蜜/穴看了一会儿:“这么小,怎么插得进去?”; s  h0 y! `) x# R: ~5 j

3 h& G# M  n- a- q2 K6 t8 B  “让你/插/你就插,那么多《春宫图》都白看了。”安若好拍了他脑袋一下,恍然反应过来现在欲/火焚身的人怎么是她?她霎时羞得满脸通红,瞪了凌庚新一眼。; n, z, ]% @' g" l' [" U; _1 T
& ^( W1 {. H/ W0 q. M
  “真的能进去?”凌庚新看了看,那个洞,刚刚摸是摸过了,好像能伸缩,但是比起自家弟弟的尺寸,还是小了一点。但是他伸手比划了一下,又看安若好那笃定的眼神,就不等安若好发飚了,就开始慢慢进入。也幸好他只是问问,不是打破砂锅璺到底,否则安若好即使愿意也早羞到无法回答。0 C) Q" T9 ]: L1 F
! ^- ]2 G$ c8 z. I: r
  安若好只觉得那里传来尖锐的痛,她忍不住咬了下唇。 原本意乱情迷的思绪一下子痛得清醒过来,到底是谁告诉她只有一点点痛的?混蛋!她可怜兮兮的抬起迷醉的眼睛望着凌庚新。$ p0 t2 ?; }$ i$ X  k6 q, Z
5 g& J7 f* c7 E+ i* m9 q
  凌庚新俯身亲吻:“颜颜,松点,夹得疼。”
" n/ G6 N; O! @2 ]& C  V
$ Q; D# k3 I/ U9 ], j  “我也疼。”安若好手遮着眼睛,抽气。: B5 A. a  K! z( d1 F
" L' L1 O. N* l! \- a' i9 @1 b4 w
  凌庚新搂了安若好温言软语,生怕伤了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还痛不痛?”, T8 p' a. G, h. A$ l! e
- r* U+ K  F- F# b3 a/ _) I
  “进来吧。”安若好看着他停在那里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像个小媳妇似的眼巴巴望着她,真是可怜极了。她也不舍凌庚新急得满头大汗却不得要领,所以痛感轻了一点,就尽力放松那里,微微抬起细腰迎合他,感觉他的前段又进来了一点,胀得满满的。
: ~8 \0 I6 N/ K9 i. b* s/ w( [# `9 B9 R
  凌庚新见此可高兴坏了,感觉到她不那么紧张了,抓住空隙抱牢她的腰一个挺身,痛快舒畅!2 k" e7 z) X7 e. }8 B
, @3 J' p- W- R/ n% ^2 H8 T9 E
  凌庚新是舒服了,安若好却疼得惨叫一声,可是随之而来的快感又让她发出畅快的后音。4 y& a) p$ t# S6 {$ N+ n7 o. M

. Y* G) I0 D& q+ X5 _  一开始安若好就像是在遭遇了刑讯一般,可过了一会儿凌庚新便不像初生牛犊般横冲直撞,逐渐在紧致的甬道里贯穿得流畅起来,是润滑了的缘故还是熟练了的缘故就不得而知了。他回想甄痞子教的其他技术来还是对的,尝试着不再只有冲刺,而开始有了深入浅出,动作快慢协调,这时候趣味才逐渐出来。原来真正的洞房是这样的!难怪他之前都冲得不舒畅,原来是他没找对地方,还以为是自己技术不好呢!$ u/ M- m$ g  E6 l7 `

8 B  Z! ^+ ]5 _& w, c7 N, _, f) I  _  而安若好的喘息随着他的动作也渐渐夹带了快乐的韵味,二人开始寻求肉体与心灵的同步。: |' }+ J9 n0 R7 K1 s" v! {

+ H! Z* s1 p  _# D  I6 p# d  忽而一股股热流喷入,那异样感惹得安若好浑身战栗不已,只好牢牢地抱紧凌庚新,就像要溺水的人抱住最后一根稻草里一样,她觉得她要溺死在这极致的欢愉里了。
- B$ w& R: f+ g( T- o0 H( W2 b5 n- F) p7 U; d$ c/ E' T1 i
  接着,又是一股股的热流喷射,那一刻感觉是如此的真实:他的生命进入自己体内,从此生命交融!她的眼眶湿润了,带着热气,心跳也仿佛慢了一拍。! E( e6 a. w  v: `1 y
& o: M$ X' Z' L
  “颜颜,我爱你。”凌庚新说着一个冲刺,冲刺到安若好累了,又俯身吻她,爱抚着。& g$ C% W/ V* I& `( ]" s5 z# T
/ ~$ d2 Y- ], h2 f- m2 ^$ |
  最后两个人都在这初次的负距离接触中找到了巅峰的快感,而也都已经筋疲力尽,就像在云端漫步一般,可又无处着力。( D! I% \0 ~: L& d/ \6 K
1 g0 z$ w, ?- m
  凌庚新看着她脸色赧红,媚眼如丝,却已扛不住浓浓的睡意睡了过去。他满足地吻吻她的额头,舔舔她的香唇,咬咬那诱人的红豆,盖上红色锦被,相拥着入睡。) ~5 J$ `5 M: b5 M  w8 d# [

& W) K& ?" ]0 I  第二天已是日上三竿,凌庚新第一次这么迟了还没起身。- H. r  u8 v! o- Y  [
! O9 h- i/ {0 d# K# W. f" n
  他感觉手下清凉滑腻,她还在怀里浅浅地呼吸。凌庚新其实早已听到了鸡鸣,但还是不舍得放开,躺了很久才睁开眼。+ L* s4 C7 L/ H3 a# e* s- f

" Y2 C2 X0 ~, v0 E8 u) r  凌庚新单手托腮,眼神细细描绘着她柔和的轮廓,翘挺的鼻子,粉嫩的樱唇,因为最近吃得好,下巴也比之前圆润了一些。他光是看着脸上就溢出了笑容,心中涨得满满地,有幸福、有满足、有骄傲,不由自主地凑上唇,沿着眼睛、鼻子亲了下去。
( E1 ?  j0 A& t) A& B7 H& w9 r- _$ [* Y% C9 x
  安若好感觉到某人好像兴致十足地挠着她的睡虫,迷迷糊糊躲了躲,可是唇边湿润感化为干燥之后又伸出舌头来重新舔了刚刚被吻过的地方。: h0 s  {) V' F. }

2 O6 U+ m: J; C: N& a& m6 H$ Y/ g) Z  安若好这娇憨动作可真少见,凌庚新开心地笑出声来,固定住安若好不安分地摇动的头,霸道留下自己的味道,自己的爱恋。吻了一会儿,他又觉不够,细细地轻轻地啃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手也不老实地钻进被窝,挠着她光滑的身躯,挠够了又揉捏着胸前的两团浑圆,似乎手感越来越好了呢,柔柔的软软的。本是想勾引她的,结果自己的小弟弟却先昂起了头,呼出的气体温度越来越高,硬起的地方越来越涨。他看安若好虽然脸色绯红,但是丝毫没有要睁眼回应她的迹象,将头钻进被窝,被窝里漫着她特殊的体香,可是他在被窝里折腾了一下安若好只是扭了扭身子,他便加重力道在她粉嫩的尖顶上啃了一口。9 C+ q, R9 `3 w' i- H6 h

  z* ^+ T% a3 t7 s: k# L, I  这带着情/欲的啃吮让安若好彻底地告别了美梦,她一睁眼就是凌庚新亮晶晶的墨色眼珠,那带着宠溺,带着爱恋的情思看得她心里都暖起来,也不忍拂了他的意。安若好阖上眼帘,伸出光溜溜的藕臂环抱住凌庚新的颈项,拉低他的头交颈深吻。) v4 f  V% T, k8 E  d
8 {- ^' S; [' t9 U2 N5 [
  一个带着恶作剧性质的吻,重又交织到一块儿的两具身躯,二人谁也舍不得中断,不知不觉又酝酿成一室旖旎和缠绵。
6 ~& \6 u7 B% ?' Y2 H2 n/ |, M" v4 I
* Y) F7 A! j3 I! x& w8 I  不用言明,两个人又折腾了一番,安若好只觉得浑身酸痛,躺在床上起不来,又是嗜睡的年纪,加上昨晚和今早折腾的,睡得分外的沉。凌庚新笑得贼兮兮的,看着她疲累又娇俏的眉眼,有得逞的意味。9 n$ W7 j& x  O& C
  ]" x- S' Y2 [, ?5 A
% Z; {6 n* y( X) g  _! Z( L/ v

3 o% p3 l! ]; [【解压密码】: 888
) Y! o; M! R& g- F, }8 ~# v0 M【下载地址】:http://www.ibuspan.com/file/QUExMjI0OA==.html
8 y% m4 Z, }5 a. Z' A
. E  R- @* ?: M  s! K9 h! h' P$ T5 P9 c. k9 Q8 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广告投放 

GMT+8, 2021-1-19 13:1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